周灵貌

sugarfy的绝对粉丝|丞坤|富贵皇权

是一个相遇的故事

  
  丞坤丞无差,短短短,800字
  
  这封信送来的有些晚。它和以前的信一样,被牛皮纸整齐地包着,里面夹着些枯萎的白玫瑰花瓣。但它整个被染成了红色,纸张如此,花瓣如此。我用双手诚挚的将它举起,亲吻信上的署名,蔡徐坤。
  我知道,这是先生给我的最后一封信。
  
  
  我从英国回来已半月有余,父亲在外做生意,忙的不可开交。母亲最近得了信儿,说山匪闹的很,同时也禁了门,告诉管家不让我出门。
  盛夏的天儿,闷热的紧。
  我,范丞丞,范家唯一的少爷,一个优秀的海外归来留学生,一个打小就无拘无束的人,现在,忍不了了。
  
  我的母亲是名冠一方的才女,在这个男尊女卑的中国社会,她却掌握着家中的大部分权利,她精明能干,同时清醒果断。我知道,如果我想偷偷地跑出去,她可能会叫家丁打折我的腿。
  我的父亲是整个山东最有明望的商人,重义而轻利,是个善良而精明的绅士。我想我该给他打个电话,叫他请个戏子唱几出戏,或请个武师来打几套拳。
  晚上,我便后悔真的打了那个电话,其实我大可以让管家帮我做这些事情。
  “老爷,给少爷您啊,请了个国文先生,现在约莫已经在东厢房的花园了,您快去接接先生吧。”
  国文先生?大概是干瘪瘦弱留着长胡子的老古板!我撅了撅嘴,万般不情愿都浮在了脸上。外面的天空有些阴,估计晚些时候要下雨了。我甩了甩手,心情差的不得了,小爷我才不去东厢房呢,小爷现在要去西厢房!我边走边盼这雨快落下了,冲刷这宅子,最好也冲刷一下那位夫子,冲刷掉他身上腐朽气息。
  西厢的花园种了许多玫瑰花,红玫瑰娇艳似火,白玫瑰冷冽如雪,
它们彼此对峙着,一方占领了左边的花园,一方占领了右边的。据说十余年来,从没有一只玫瑰越了界,一红一白,极致惊艳。
  我靠近那一大片白,想要择一只白玫瑰。忽而撇到一张陌生的面孔,他正站在红玫瑰的花簇中,一阵东风,白玫瑰的花瓣似雪一般的被卷起,飘飘洒洒地飞向那人,在烈火与白雪间我似乎看见了南京城墙上洒落的鲜血与月光。
  
  他说:“少爷,爱花之人不择花。”
  
  
  
  
  
  
  
  

丞丞太好看了!!!!!
我不仅是个画渣,还是个文盲😂😂😂

抱着老王和这张符,我就是这个月最幸运的崽,吼吼吼^_^

17岁的小橙

半个秋秋✿:

我又开始想你,从无数回忆里抓住你的细碎光点,我遇到你之前,时间一直是平缓的,是无趣的,就像被太阳照射下吐着泡泡的池塘,了无生趣,一潭死水。




我第一次见到你,是陪着朋友看节目,那个端着高冷范的小公子就那么出现在我眼前,我还曾吐槽过你怎么这么做作。后来,才知道这不过是你的保护伞罢了。


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你,被无数不怀好意的眼光审视着,你用沉着的外衣死死的护住那个胆怯的自己。


可是你还是失误了。


我看着你一瞬间的错愕,和眼中已经要支撑不住的眼泪。


啊。


还是个孩子啊




我那一刻突然有些心疼你,却又只止步于此。




后来喜欢上你之后,回看这一期,看着你接受采访时崩溃的模样,我又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。


我恨自己没有早早的喜欢上你,没有在那个时候就给你安慰。


我有时就会想,那个失误的你,会不会在大厂的厕所里哭泣,会不会蹲在某个不知名的墙角抱住自己,会不会一遍一遍的在练习室练习。




这是17岁的小丞


第一次出现在别人的视野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