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灵貌

我好柔弱啊…嘻嘻

Young and beautiful


丞俊 彦丞无差

一点点开头,脑洞罢了。

范丞丞X林彦俊<小少爷X小妈>


 <1.> 


  


  “啊,最讨厌冬天了。”


  几小片雪花从阳台的窗户缝中飘了进来,落在我的书页上,瞬间化为几滴小水痕。我不高兴的皱了皱眉头,用指腹轻轻地将水滴蘸走。


  “阿姨,下次开窗要将窗户关严。”


  阿姨过来把窗户拉紧,把果盘放在了桌子上,拿了条毯子盖在我腿上。


  “丞丞,给你定了闹铃,八点吃水果,九点钟先生回来。”


  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,继续读手里的书。


  书是Justin送给我的,是北大教授讲解的《易经》。我看不懂,但就是喜欢。准确说:Justin和父亲送给我的,都是最喜欢的。


  父亲给我买了一个大木架放在我的卧室里,左边放他给我的物件,右面放Justin给的。对了,还有一样放在我的床上,是Justin给的独角兽。那是一个粉白色的怪物,Justin说它很可爱,可以让它陪我睡觉。


  我把它放在床上,但很少去碰它。


  我不喜欢粉色,不知道为什么,也许曾经知道,但现在忘了。


  她们说,我每过一段时间就要忘些什么。


  比如说,今天早上我才知道我已经18岁了。


  “铃铃铃—铃铃—”


  第二次铃声响过后,我书房里等来了我的父亲。跟在他身后不是李叔叔,是一个漂亮的男人。


  眼睛大,鼻子挺,眉毛很浓。很像我卧室架子上的大眼兔。


  “丞丞,这是爸爸的恋人。他叫林彦俊,再过段时间,就会是丞丞的......妈妈。”父亲把那个男人拉到身旁。我这时才看清他的打扮。


  他穿着一套深蓝色的西装,带着一条很好看的蓝宝石项链,没有戴表。手里拿着枝白玫瑰,脚上的皮鞋擦得很亮。


  他突然朝我笑起来,眼睛弯弯的,脸颊粉粉的,脸颊上有两个酒窝,像极了那只大眼兔。


  他的手也很漂亮。当那只玫瑰花被递过来时,我呆滞了一秒。


  “给我?”


  “对,送你。”果然,漂亮的人,说话也是极动听的。


  我摆了摆手,拒绝了那支玫瑰。


  我的房间里没有一个花瓶。

 

  “您的项链很好看。也许您可以把它送给我。”我抬头朝他笑。


  “那样的话,您也会收到我的回礼。”


  


17岁的小橙

半个秋秋✿:

我又开始想你,从无数回忆里抓住你的细碎光点,我遇到你之前,时间一直是平缓的,是无趣的,就像被太阳照射下吐着泡泡的池塘,了无生趣,一潭死水。




我第一次见到你,是陪着朋友看节目,那个端着高冷范的小公子就那么出现在我眼前,我还曾吐槽过你怎么这么做作。后来,才知道这不过是你的保护伞罢了。


出现在人们视野里的你,被无数不怀好意的眼光审视着,你用沉着的外衣死死的护住那个胆怯的自己。


可是你还是失误了。


我看着你一瞬间的错愕,和眼中已经要支撑不住的眼泪。


啊。


还是个孩子啊




我那一刻突然有些心疼你,却又只止步于此。




后来喜欢上你之后,回看这一期,看着你接受采访时崩溃的模样,我又不由自主的哭了起来。


我恨自己没有早早的喜欢上你,没有在那个时候就给你安慰。


我有时就会想,那个失误的你,会不会在大厂的厕所里哭泣,会不会蹲在某个不知名的墙角抱住自己,会不会一遍一遍的在练习室练习。




这是17岁的小丞


第一次出现在别人的视野里。